历史上古壮文、契丹文、女真文、西夏文、朝鲜谚文、日本假名、越南喃字

简介: 历史上古壮文、契丹文、女真文、西夏文、朝鲜谚文、日本假名、越南喃字等文字都曾受到汉文化影响:一开始汉族周边的民族和国家往往直接用汉字记录本民族的语言,然而发展到

如今的越南从文化视角看是个颇为奇怪的地方:在越南随处可见写着汉字的中国式建筑。

越南和我国一样使用农历,而农历春节则是越南民间最盛大热闹的传统节日。

在越南不仅随处可见中国传统文化的踪迹,与此同时越南中国当下的影视、音乐等流行文化也极力模仿。

中国的四大名著、金庸小说等题材都被越南翻拍成影视作品,音乐方面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革命老歌到当下的流行歌曲只要在中国唱红了几乎就会被越南人拿去翻唱。

什么《好汉歌》、《上海滩》、《铁血丹心》、《刀剑如梦》、《错错错》、《黄昏》、《芒种》、《渡我不渡他》全都被越南人翻唱过,不过让我最意外的是越南人还曾翻唱过刘德华那首《中国人》。

奇怪的事不止于此:中国人在越南旅游一看到当地写着汉字的古建筑就会下意识停下来驻足观看,这时旁边往往会围着一群越南本地人一脸懵逼看着中国游客在那儿念念有词,因为他们压根就看不懂自己祖先留下的这些文字。

越南受中国文化的影响其实是相当深远的。

说起来“越南”这一国名都是中国给取的:1803年越南阮氏王朝的君主阮福映遣使宗主国中国请求改国号为“南越”,最终嘉庆皇帝下赐国号“越南”。

其实嘉庆皇帝之所以将越南人自己选定的南越国号倒过来改成越南其实大有深意:中国古代在在今天的江苏、上海、浙江、广东、海南、广西及越南北部这一长达七八千里的半月圈内曾生活着古越族。

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嬴政派遣将领任嚣征服了岭南地区的百越部族,随后秦王朝在岭南设、桂林、象郡三郡。

公元前203年秦朝的尉赵佗趁秦末天下大乱之机自立为南越武王(后改称“南越武帝”),由此建立了包括今天的中国两广和越南北部地区在内的南越国。

南越国的领土包括今天的两广地区以及越南北部,嘉庆皇帝把“南越”这一国号倒过来变成越地之南就是明确告诉越南:从今往后不要再打越地的主意。

在此之后长达千余年的时间里历经汉朝、东吴、晋朝、南朝、隋朝、唐朝、南汉等朝代越南北部地区一直是中国各朝代的直属领土。

此后的越南尽管是中国的藩属国,但在内部事务上是完全自治的。

正是历史上与中国的特殊关系使越南相对于其他东南亚邻国一直以小中华自居并优越感爆棚。

他们一直强调自己和中原文明同为炎黄后裔,尽管历史上越南也像其他藩属国一样对中国称臣朝贡,但其国内史书一直记载着:自古南北各帝一方。

在古代东亚的宗藩朝贡下只有中国君主才能称帝,藩属国君主只能称王。

越南所谓的南北各帝一方实际上相当于把自己放到了和中国平起平坐的位置上。

越南史籍一贯称中国为北朝,说白了就是认为自己是和中国平起平坐源于同一文明下的南北并立的两个王朝。

1284年越南陈朝抗蒙将领陈国峻发表的《檄将士文》中写道:“坐视主辱,曾不为忧;身尝国耻,曾不为愧。

越南人不仅自称中国、中华,而且还常引用中国的典故。

这其中提到的纪信、豫让、申蒯、尉迟敬德、颜杲卿等等都是中国历史上的人物。

然而越南的历史是具有两面性的:历史上越南本就曾是中国郡县直接管辖的领土,而当越南在上独立于中国之后也逐渐萌发了要在文化上独立的念头。

越南史在一定意义上就是不断在吸收中华文明和突出民族特色之间摇摆的。

越南在作为中国郡县的上千年间一直是以汉字为官方文字的,然而这一时期越南人的口语却并不是汉语。

越南尽管在书面文字上吸收过汉字元素,越南语和汉语的语法结构是完全不一样的,各自属于完全不同的语言。

从15世纪的越南后黎朝时期开始喃字得到很大推广,从而形成了一种“双重架构”的文字使用情况:汉字和喃字分别作为官方和民间文字一直在越南并行。

与之类似的还有日本人根据汉字偏旁部首创制假名,朝鲜半岛创制了自己的训民正音(朝鲜谚文),契丹人、西夏人、女真人也都曾根据汉字的偏旁结构创制了自己的文字。

尽管这些文字的创制过程都不同程度受到汉字的影响,然而这些文字毕竟是不同于汉字的文字。

历史上古壮文、契丹文、女真文、西夏文、朝鲜谚文、日本假名、越南喃字等文字都曾受到汉文化影响:一开始汉族周边的民族和国家往往直接用汉字记录本民族的语言,然而发展到一定程度往往在汉字形体的基础上发明创造自己的文字。

汉族周边的民族和国家尽管都深受汉字文明影响,但在文化上突出本民族特色几乎是这些民族共同的诉求。

事实上越南很早就出现了希望有自己的国家文字这样一种呼声。

越南本就是在唐末五代时期作为割据藩镇从中国独立的,而在上获得独立地位的越南自然也会有在文化上独立的诉求。

然而如今越南人所使用的文字既不是汉字,也不是越南人自己根据汉字结构创制的喃字,而是一种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文字。

这就和越南在近代历史上被法国殖民的经历有关了。

如今的越南文字母起源于法国传教士亚历山德罗于1651年编著的“越南语-拉丁语-葡萄牙语辞典”。

法国殖民越南时期这种越南字母曾被法国殖民强制推广,然而在推广过程中这种字母文字遭到长期在越南流传的汉字和喃字的阻击,所以直到越南独立时这种字母的推广进度仍相当有限。

胡志明的汉学功底来自于家学渊源:胡志明的父亲曾参加过越南的科举考试且中过举,而在当时参加越南科举是必须要能熟练使用汉字的。

胡志明的父亲从官场隐退后迁至越南南部当汉方医师,所以对汉语、汉字、中医这些汉学都相当熟悉。

胡志明受父亲的影响也能熟练使用汉字,在口语方面会说汉语的粤语方言,加之后来胡志明长期在中国生活,所以他的汉学造诣其实是颇为高深的。

胡志明在中国期间不仅加深了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也与中国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然而胡志明在本质上是一个民族主义家。

胡志明汉学功底深厚不假,和中国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友谊深厚也不假,可作为越南首先考虑的必然是越南的国家利益:胡志明钟情于汉文化,也致力于维护与中国的友好关系,但在越南国内的、经济、文化工作上首先考虑的必然是越南的实际情况。

要知道在当时的越南有胡志明这样深厚的汉学功底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

当时的越南和当时的中国一样绝大多数人其实是不识字的,所以越南的汉字文化长期以来所影响的都是当地的知识文化阶层,事实上汉字并没在越南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底层民众心中扎下根。

胡志明再深通中国文化也没改变他是一个越南人的基本事实,所以他和其他越南人一样对中国汉字有一种复杂的心态。

一方面越南在过去的两千多年间一直深受汉字文化影响,另一方面希望在文字上突出本民族特色也是越南人一贯的诉求。

当时以胡志明为核心的越南领导层其实真正想推广的既不是汉字,也不是由法国人带来的拉丁字母文字,毕竟喃字才是最能体现越南民族特色的文字。

越南在独立之初迫切需要解决的是提高人民识字率的问题,所以在胡志明的坚持下越南最终还是决定将这种拉丁字母文字推广开来,由此形成了今天的越南国语字。


以上是文章"

历史上古壮文、契丹文、女真文、西夏文、朝鲜谚文、日本假名、越南喃字

"的内容,欢迎阅读集优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