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道路运输事务中心承担道路运输管理相关辅助性、事务性、技术性具体

简介: 所谓道路运输事务中心承担道路运输管理相关辅助性、事务性、技术性具体工作,实际就是指在道路运输行政管理当中,道路运输事务中心不能以自己的名义实施行政法律行为,但是

经过道路运输行政管理改革,原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撤销,行收归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执法权划入交通运输综合执法机构,组建道路运输事务中心,承担道路运输管理相关辅助性、事务性、技术性等具体工作。

但是“辅助性、事务性、技术性”具体工作指向不明,道路运输事务中心职能内涵外延不清,业内普遍不知道做什么,怎么做。

经过初步研究,我们认为未来道路运输中心职能可由事实行政职能、创新职能、运输组织服务职能构成,试论述如下。

一、事实行政职能“事实行政职能”并非法律或者学术用语,而是我们结合道路运输事务中心实际自创名词。

行政事实行为指不能直接产生法律效果,不能产生、变更或者消灭行政法律关系的行为。

所谓道路运输事务中心承担道路运输管理相关辅助性、事务性、技术性具体工作,实际就是指在道路运输行政管理当中,道路运输事务中心不能以自己的名义实施行政法律行为,但是有责任为行政法律行为的成立和实施,进行行政事实行为。

道路运输行政管理中的行政法律行为都是要式行为,即需经过特定的程序(如制定行政规范性文件需要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行政办公会议审议通过),以特定的形式(如行政许可需要行政许可决定书或者证照)才能成立的行为。

行政法律行为成立之后,其真实实现可能依靠相对人自觉履行,也可能依靠行政机关或者类似道路运输事务中心机构执行,这种执行也是事实行为。

“三定方案”规定道路运输中心承担道路运输管理相关辅助性、事务性、技术性等具体工作,就是授予道路运输事实行政职能,要求道路运输中心实施道路运输行政事实行为。

所谓“辅助性”工作,指道路运输事务中心为道路运输行政法律行为的成立或者实现奠定基础,支持和帮助,例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制定规范性文件,由道路运输中心起草文本草稿。

所谓“事务性”工作,指道路运输行政法律行为中非要式的,经常性的,例行性的,对道路运输行政法律行为的成立没有实际影响的工作,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作出行政许可决定后,道路运输事务中心向申请人颁发执照。

道路运输行政法律行为的实施为一个流程,由若干环节构成,这些环节可以在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和道路运输事务中心之间进行分工。

从分工的角度看,道路运输事务中心和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的处室、分管领导、主要领导都是道路运输行政法律行为的参与主体;从作用的角度看,道路运输事务中心等同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的内设机构并无区别,未来可以参照办事机构的地位(《行政机构设置和编制管理条例》规定:行政机构根据职能分为办公厅、组成部门、直属机构、办事机构、组成部门管理的国家行政机构和议事协调机构。

办事机构协助办理专门事项,不具有独立的行政管理职能),将道路运输事务中心确定为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的办事机构。

针对道路运输行政法律行为流程,职权职责不仅可以确定到机构,而且可以确定到岗位。

由于道路运输行政法律行为众多,只有通过信息化才能实现交通主管部门和道路运输事务中心参与机构和参与人员的协作。

如果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内设道路运输管理处室和人员足够,应当由交通运输主管部门主导抽象行为。

反之,可以由交通运输主管部门或者道路运输事务中心发起,由道路运输事务中心起草,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内设处室,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行政办公会议审议通过(属于立法机关或者上级事权,报立法机关或者上级),道路运输事务中心组织执行。

道路运输事务中心相关的行政法律行为主要为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理,数量众多,不得不在交通主管部门和道路运输事务中心之间进行分工。

以行政许可为例,行政许可申请应当以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名义受理,但实际受理工作由道路运输事务中心承担;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单设行政审批机构的,实际受理工作交其办理。

如果只是简单的事实,如换发证照,道路运输事务中心的意见实际作为最终决定,其对此负责。

如果行政许可申请必须实质或者裁量,道路运输事务中心提出意见后,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决定。

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如果否定、变更道路运输事务中心意见,对此负责;如果同意道路运输事务中心意见,承担监督责任。

交通运输主管部门作出行政许可决定后,颁发证照等事务工作交道路运输事务中心实行。

但由于道路运输事务中心是独立于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的机构,完全无行,不能进行具有强制力的行政检查或者即时强制,所以是否将行政检查和即时强制作为行政事实行为,对于道路运输事务中心并无意义。

但是虽然无行,并不妨碍道路运输事务中心实施行政事实行为。

行政检查可以由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发起,由道路运输事务中心以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的名义进行检查活动,如同交通运输主管部门聘请技术人员参与检查,会计师事务所承担实际的审计工作。

机构改革前,原道路运输管理机构主要依靠行力管理,少有行之外的管理创新。

当行、执法权被剥离后,道路运输事业中心将不得不考虑创新职能。

如果未来职能创新卓有成效,道路运输管理可能从单纯的行政管理转型到复合的多方式管理。

失去行和执法权之后,道路运输事务中心的定位应当是道路运输事业发展机构,负责推动道路运输事业发展进步。

信用管理的主体除行政机关,还包括第三方征信机构,道路运输事业中心作为道路运输事业发展机构当然可以开展信用管理。

而信用管理的结果只是做出评价,并不直接减少或者增加评价对象权利义务,所以,虽然行政机关可以以行为基础进行信用管理,但信用管理权并非行,与当前道路运输事务中心的职能并无。

信用评价结果的公开属于资讯公开的一种,道路运输事务中心可以通过检查、、受理投诉等途径获得道路运输经营主体相关信息,然后通过公开这些信息产生社会舆论,或者为行政机关证据证据,进而影响道路运输经营主体的行为。

道路运输事务中心作为道路运输事业发展机构,完全可能承担原有行政机关承担的奖励、指导、辅助、补贴职能,通过受益行为或者非权力行为影响道路运输经营主体、从业人员的行为,类似学校奖学金、助学金的作用。

即使是改革前的原道路运输管理机构,其首要任务仍然也是道路运输供给,道路运输行政管理最终需为道路运输供给服务。

道路运输事务中心可以代表,通过采购、财政投入、公私合作等方式间接组织运输生产,满足社会不断提高的道路运输需求。

道路运输事务中心不仅要通过运输组织服务社会和公众,作为道路运输事业发展机构,理应为道路运输经营主体和从业人员服务。

道路运输事业客观需要,而市场无法供给的,道路运输事务中心应当供给,如设立出租车失物招领中心,建设偏远地区客运站或者货运站。

道路运输事故中心还应当代表整个行业,争取财政、税收、土地优惠政策,争取的支持,为到公司事业的高质量发展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

机构改革之后,如果道路运输中心职能配置适当,与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分工科学,工作机制顺畅,那么有可能建成新型道路运输现代治理。

如若不然,也可能道路运输事务中心失去能动性,或者交通运输主管部门不能发挥主管作用,实际履职主体与法律主体背离,行政效能反而低于改革之前。


以上是文章"

所谓道路运输事务中心承担道路运输管理相关辅助性、事务性、技术性具体

"的内容,欢迎阅读集优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