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封高莽先生寄给草婴先生的信引起了我的注意——草婴兄:拜读了

简介: 突然,一封高莽先生寄给草婴先生的信引起了我的注意——草婴兄:拜读了专访您的文章《咬定青山不放松》,十分高兴。

先生去世后,我受他的夫人盛天民先生之托,开始整理草婴先生的手稿、信件等相关物。

去年来京时,高莽先生的女儿晓岚姐交给我一个红色文件夹,里面记载着草婴和高莽两位文学翻译家交往的点滴。

作者:远 方草婴先生铜像带着文件夹,我乘火车南下。

硬卧车厢有些许摇晃,窗外早已暗了,车厢中层的我就着灯光,手捧文件夹,一页页默读。

这是一份精心整理过的档案,前几页是实寄封,后面是草婴先生的来信,信都平铺在文件夹里,读起来非常方便。

翻译工作上的探讨暂且不计,单是那些平淡的生活琐碎,就流露出令人动容的浓浓友情——高莽兄:您的信和照相簿已经收到,真使我受宠若惊。

我这人难得照相,照了也从不搜集,更没有贴成专集。

如今您这位有心人竟用这么隆重的方式来向我祝贺,实在使我和爱人十分感动。

(草婴信摘)高莽兄:六月间搬了家,确实很累,但现在已基本康复。

我这里离普希金铜像很近,环境不错,有园子,草木茂盛,也可做(作)画。

我仍在译《战争与和平》最后一卷,明年可完稿,出书后当奉上请教!

其中有一些人物专访,还有报刊上的文章,不少都与草婴先生有关。

一篇《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翻译》的报道旁边,用红笔标注了报刊名和日期,剩余一些剪报,照例有标注在旁。

突然,一封高莽先生寄给草婴先生的信引起了我的注意——草婴兄:拜读了专访您的文章《咬定青山不放松》,十分高兴。

从文中知道了不太了解的往事,更重要的是读到了您不少精辟的论述。

只有长期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才能有这么深刻的见解。

倘若您有兴致的话,能否专写一下赠给我,留作纪念,也作为鞭策。

草婴先生写的关于知识分子论述的回信,静静地躺在一旁。

除了信函留底,文件夹里还有不少两人通话的文字记录:下午草婴来电,问及彼得堡…

说到身体事,他说:我一是不怕死,二是自己不去找死。

我也没有那么年老,可以静静地等待死亡…

因信是按照时间顺序摆放的,草婴先生的字迹,从最初的遒劲有力到后来的笔画渐疏,至一张红色贺年片时戛然而止;高莽先生的字迹,也从最初的飘逸俊朗到后来的潦草吃力。

缓缓合上文件夹,我的思绪仍在不停翻腾,眼前不由得浮现出草婴、高莽、盛天民三位先生那亲切的面容。

谢谢你,晓岚姐,这份珍贵的档案,给了我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可敬的高莽先生,您与草婴先生的真挚友情,让我这个中年人如孩子一般热泪盈眶。

最近《新民晚报》副刊“夜光杯”上登载了我怀念草婴先生的文章,我会放进这个文件夹,像您当初那样…


以上是文章"

突然,一封高莽先生寄给草婴先生的信引起了我的注意——草婴兄:拜读了

"的内容,欢迎阅读集优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