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有沥青的柏油路,平坦的跨江大桥

简介: 还没有沥青的柏油路,平坦的跨江大桥,便捷的人造台阶…

图片来自网络本应是历史长河里默默无闻的路人甲,因为盛唐山水田园派代表诗人王维的一首诗,他一不小心就火了,并千古留名。

(船是有的,sorry,只能靠小手驱动)也没有EMAIL,移动电话,寻呼机都没有。

还没有沥青的柏油路,平坦的跨江大桥,便捷的人造台阶…

因此,元二两小时后坐飞机到达离长安很远的地方,落地给王维打电话:"小王啊,我到了。

安西在现在的境内,汉代的烽火边警和军情急报,8天时间,可从敦煌上报到长安;正常情况下官员出使,利用沿途驿站的车辆,从长安到敦煌,需要一个多月到两个月,而安西比敦煌还要更远。

除了路远,大唐的盛世繁华仅限于长安,遥远的西域仍是一片蛮荒之地。

那里飞沙漫天,碎石乱跑,白天可能挥汗如雨到了晚上却又天寒地冻,再加上少数民族天生彪悍的性格,说干架就干架,说动刀就动刀。

因此,1200年前的大唐,元二和王维这一别,谁知道多久以后可以再见?

图片来自网络两个铮铮男儿的惜别送元二使安西皇家唱诗班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他从长安一直将元二送到了渭城,两个人一路走,一路聊,一路喝。

在渭城住一晚,阳关已经不远,到了清晨,也就到了必须分别的时候。

渭城的清晨,如酥的小雨,润湿了路上的每一颗尘埃,整个世界都变得清新明亮起来,颜色更鲜明浓郁。

客舍旁边的杨柳,被微微细雨冲洗得更加青翠欲滴,颜色也更加鲜明浓郁,和这柳(留)色一样鲜明浓郁的是离愁。

心中的万般不舍,心中的千种惦念,不能像女人一样凄凄哀哀,于是只好说:“兄弟,再喝一杯酒吧!

”那些说不出口的不舍,那些说不出口的牵挂,请都融在这一杯青色的酒中,出了这阳关就是陌生的西域,再也看不到熟悉的老朋友。

(能直呼其名,说明关系还不错哩)姓氏+排行元二、董大、黄四娘可归为此类(亲切)首先说说黄四娘,据说这个称呼是因为黄四娘的身份不高。

在唐代,“排行+郎/娘”的组合是唐代社会里,对于男性女性最普遍、最亲切的尊称,上至皇室,下到贱民,畅行无阻。

比如“五郎”“六郎”“大娘”“七娘”等,据此,肖老师认为,杜甫的邻居黄四娘搁现在不过是个普通的热心大妈,被大家叫习惯了的。

但是能直呼一个人的姓氏加排行,还有一种是关系非常亲密的。

比如,一大早来为朋友送行的王维和元二,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和我们现在能直呼小二、老五这样的情况差不多。

所以,仅从诗的名字就知道了,“元二”是应该王维一位非常要好的朋友。

我的专栏肖老师爱语文:中国传媒大学文学硕士学位,曾是多年媒体人,有数万字作品发表,亦持教师资格证有5年一线教学经验。

有多名学生在多家刊物发表习作,《兴趣作文》《兴趣国学》专栏作者,朝阳区“社区青少年讲堂”讲师,曾在2016年暑假和2018年寒假接受朝阳区有线电视采访。

主张传统文化中的语文和生活中的语文相结合,倡导:爱读书,多读书,不唯书。


以上是文章"

还没有沥青的柏油路,平坦的跨江大桥

"的内容,欢迎阅读集优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