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们的那个家庭系统里,刘莉莉是一个很少主见的女人(女儿)

简介: 在他们的那个家庭系统里,刘莉莉是一个很少主见的女人(女儿),她大事小事全依靠着她的妈妈在做主、去折腾,她最常说的话只是“妈妈,好了了…

中国式关系 剧情简介:45岁的马国梁是某国家事业单位副主任,35岁的江一楠是受海外教育长大的建筑设计师,两人的世界原本风马牛不相及,却因为一个老年公寓的项目而交织在一起,见证了彼此事业与情感的巨变。

马国梁接连遭遇了妻子出轨、丢官、辞职等多重打击,由国家干部变成了公司老总,又由公司老总变成了靠双手吃饭的体力工作者、甚至是遁身世外的农夫,最后在公司危亡之际挺身而出,挽救了自己与江一楠的事业。

而自诩人生赢家的江一楠,在接连失去婚姻、事业和理想之后,又得知自己怀上了前夫的孩子,面临着一系列重大考验。

在共历患难的过程中,两人也由水火不容、斗争与合作走到了真正心灵的相通与情感的默契,共同找到了自己人生的价值与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他在“中国式关系”中感受欲望、人性,体验挫折、磨练,并最终坚守住自己的原则,给社会传递积极向上的正能量,会是现实题材电视剧的一个新突破。

还有后面两人离婚证都扯了,刘俐俐自己都和沈运都在一起了,反而老马和一个小姑娘住一起这特么还不乐意了,关你啥事呢,老马讲情分让自己前妻暂住自己房子,刘俐俐却还把奸夫给叫进来一起住,还特么拿前夫的房当婚房,和别的男人滚在前夫的床上,心这么大咋就不上天呢,活脱脱典型的当婊子还想名正言顺的把牌坊给立了。

后面碰见硬茬了就开始惦记前女婿的好了,又骂新女婿偷人呢,合着前面都在神游太空了,偷的不是您闺女似的。

都说这个是电视版宝强马蓉现实剧,45岁的马国梁是某国家事业单位副主任,正处于事业转折期和中年危机阶段,却接连遭遇了妻子出轨、丢官、辞职等多重打击,而且抢走他的妻子和职位的,竟然是他的下属、他媳妇的初中同学,这个人生的大嘴巴子抽得辛辣得很。

这部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中国式关系》,没有帅哥靓妹小鲜肉,却一样可口有劲道,马国梁的大男子主义和毒舌,刘莉莉的委屈小女人和背叛,丈母娘的刁钻势利和强硬,这一切构成了独特的中国式家庭系统,在这个系统里每一组关系都非常重要,它们最终达成了一种平衡,无论把哪一个人单独拎出来看,都会看到可爱可怜可恨的样子,可是当我们把他们放回系统里去,就可能显得非常合理和必要了。

马国梁的暴躁、对妻子不够温柔、对女儿缺乏关注,都是这个男人比较“致命”的缺点,不过马国梁真的是这么一无是处吗?

其实也不尽然,他一腔正义,有时候有些正气的迂腐状,爱教育别人,可他也很善良,关键时刻心不会狠总是留人一条活路,这一点和他的情敌沈运比就是截然不同的,他在家庭外面也是口若悬河、幽默不迭,所以商界的朋友会喜欢他(虽然也有他的特殊身份的原因)。

当我们看到一个人的一些不堪之处时,不能仅仅看到这个人自身的性格、人格原因,也要去看一看系统对他的改变所施加的力量。

在他们的那个家庭系统里,刘莉莉是一个很少主见的女人(女儿),她大事小事全依靠着她的妈妈在做主、去折腾,她最常说的话只是“妈妈,好了了…

”,所以当发生了她和马国梁的感情变故时,她显得六神无主,甚至分不清自己该不该和老马离婚、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为老马吃醋。

在这样一个系统里,最终的关系就从夫妻关系转变成为一个男人和一对母女的关系。

一个男人可以对自己的妻子温柔,又怎么做的到对一对母女温柔,这事儿太难,所以用大男子主义去防御这种尴尬是有其合理之处的。

当我们仔细地去观察这个家庭,会发现一些让人惊讶的细节,比如我们看到马国梁的毒舌指责起人来是刮骨三分,不过他的那个丈母娘也不是个省油的灯,那一双厚唇里的舌头也是巾帼不让须眉,他们两个遇到一起可谓棋逢对手,根本谈不上谁欺侮得了谁。

而从沈运和刘莉莉新婚第二天早上,同一个丈母娘用同一碗腥腻腰花面、用十几年前同样的方式去“”新姑爷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了这个妈妈很费心地想在新的家庭系统里尽快站稳脚根。

有所不同的是,新姑爷沈运和她是不对路的人,于是他们就有了第一次,而马国梁多年以前却接受了她的“”,并迅速和她形成了新的“联盟”一过就是十几年。

当这个妈妈“”新姑爷受挫以后,开始不自觉地“怀念”那个旧姑爷,连称呼都变成了“我的国梁”,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个系统在被打破平衡以前,其实是很稳定的,一个大男子姑爷,一个需要大男人来压制的大脾气丈母娘;一个渴望男人(儿子)的妈妈,一个愿意为了自己妻子被妈妈的粗犷的丈夫;一个需要依靠他人的小女子,一个大大咧咧喜欢指使人的大男人。

所以,当活在系统之中的刘莉莉越来越渴望男人对她的温存时,她开始难受了,而这一切是这个系统里任何一个元素都不能给她的:她的丈夫、她的妈妈、她的女儿,都不具备这个功能。

从他对待工作、外在社交等方面看,他应该不是个粗心的人,从他对待一个初次相识的霍瑶瑶,他估计也不是一个不会温柔的人,更何况小女子如斯的刘莉莉当年嫁给老马这么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图什么呢,相信应该有老马温柔体贴之处。

还是让我们回到家庭系统里来看吧,刘莉莉很早就没有了父亲,从小和妈妈相依为命,她也养成了唯母命是从的个性,在关键时刻她会毫不犹豫地站到妈妈这一边,当然她会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完成目标,比如用低声下气的柔软,这一幕在她妈妈用一碗腰花面“”她的新丈夫沈运时可以看到:「你就让她小小地“”一下怎么了嘛?

我们可以想像到当年的马国梁是如何“沦陷”在她的柔软里的,那也是一种无力。

妈妈在岁月中成为女儿成长无法分化的部分,这个妈妈是绝对不愿意、也不能离开自己的女儿独自生存,所以哪怕让她用最无赖泼皮的方法,只要她能留在女儿身边、留在那个旧房子里,她都会愿意做的。

她最需要的,只是和她唯一的女儿在一起,至于谁是女婿似乎并不重要,只要女婿能对她们母女听话就可以。

由此我们可以感受到,母女一体的小系统是多么的坚不可摧,可想而知并不是老马想离开自己的妻子,而是这个共生体不自觉地在进行“排异反应”,这也就有了老马用忘我的工作来抵御这种排斥,最终忘我到忘记了女儿多大年纪、忘记了曾经如何爱护妻子。

而且他身上的那种忍耐的能力极为惊人,在自己女友的丈夫手下工作处乱不惊、死死地等待,一旦得到机会绝对不手软,甚至会一脚踩到底,为了保住自己的局面甚至可以乱中取胜——干脆斩乱麻把婚光明正大地先结了,就是为了不再受老马的“威胁”。

事实上在与沈运的对决上,老马一直是处于劣势的,而且老马的软肋过于明显,就是他总是习惯性地先顾及别人。

连第一次见面的霍瑶瑶都可以分辨出老马是一个“安全的好人”,刘莉莉、沈运与他朝夕相处,又怎么会不知道。

很多人在组成亲密关系、组成家庭以后呈现的令人苦恼的特点,也许并不仅仅是这个人自身的原因,更是系统互动的结果,甚至是被系统平衡需要所做出的改变。

可是,一旦进入系统,有些变化是很难预防的,虽然他清晰地知道「妈妈是想把我变成第二个马国梁」,可是在他那个柔软缠断寸金的新婚妻子刘莉莉面前,他还是就范了。

因为那个母女共生体的力量是巨大的,他对这个平衡系统的突围还来日方长。

用家庭系统视角去看待我们身边的家庭、或者我们自身家庭的一些不足和困境时,可以让我们不仅仅是看到那一个人的缺陷,更让我们看到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是如何影响了系统的运作和平衡,最终又通过系统如何影响了家庭里的每一个人。


以上是文章"

在他们的那个家庭系统里,刘莉莉是一个很少主见的女人(女儿)

"的内容,欢迎阅读集优教育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