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近《坎巴拉太空计划》1.3.1版的更新中,官方正式把“不到Mu

简介: 在最近《坎巴拉太空计划》1.3.1版的更新中,官方正式把“不到Mun非好汉”改为“不到Mun绝不罢休”然后,《坎巴拉太空计划》在国区遭受了一波差评轰炸…

今年6月23日,一位用户在《坎巴拉太空计划》的 Steam 社区讨论区发帖认为本作的“官方汉化存在着性别歧视”(Sexism in Chinese language translation),因为在游戏的主菜单页面中,汉化组将“Mun or Bust”翻译为“不到Mun非好汉”。

该用户认为“不到Mun非好汉”是“明显的性别歧视,希望这样的一句话不会浇灭一个有这样志向的,此刻充满期待的女孩心里的火苗。

”此贴发出后各国玩家都在帖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至今已有接近2000余条留言。

在最近《坎巴拉太空计划》1.3.1版的更新中,官方正式把“不到Mun非好汉”改为“不到Mun绝不罢休”然后,《坎巴拉太空计划》在国区遭受了一波差评轰炸…

从翻译的角度来说,“Mun or Bust”翻译成“不到Mun非好汉”确实存在为了字面顺口而扭曲原意的问题,就算纯粹为了让词义更加严谨,汉化组将“非好汉”修改成“决不罢休”也完全没有问题,但这次为什么反对的声音这么大?

同样是关于歧视,曾有一个更为普遍、更容易被大众所理解的话题:“女性专属停车位”。

出于安全考虑,韩国首尔投资约1亿美元(当时约合人民币6.23亿)左右,推出了更长更宽的女性专用停车位,这种专用停车位被标注为“她位”,并打上亮粉红色轮廓和穿裙装女性的标志。

关于这件事也有一些人士表达了对其性别歧视的批评,对此笔者在去年也有一些感想,在这件事中相信同样适用:我们为什么会讨论(歧视)这种事,就是因为社会进步了,变得更加纤细了;因为我们不但不会抢座、还会给需要的人让座了,我们才会想到是否把“老弱病残专座”改成“爱心专座”会让人心里更舒服一些。

“歧视”二字,现在往往跟“敏感”二字挂钩,我们身在一个无处不是歧视的地方,如今我们也见到了越来越多尝试开始理性讨论歧视的现象,但第一次我看到,有人将“在意歧视”称之为“纤细”,将我们能发声讨论“歧视”就接纳为一种“进步”。

我突然发现这种说法非常的动人,并且更容易为大家所接纳,让人能够冷静一些地去看待平等和自由的关系——是的,当人们越来越愿意摆出来讨论这些事情,我们就已经前进了一步。

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就能够更加理解那些被表露出来的纤细,也更能够感激那些虽然抱持善意、但表达方式尚且不太妥当的行为已经付出过的努力。

不是歧视,但有争议我相信汉化组当初是认为“非好汉”比“决不罢休”更加顺口、更有“意境”才选择了前者,他们只是没有考虑“非好汉”这一说法确实存在的性别倾向。

首先,理解一个词语并不是总能靠它最初的定义,比如“空穴来风”:来源百科在最初的定义中,“空穴来风”用来比喻“消息和传说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再换个角度思考一下,如果中国的历史发展是以女性为主导的话,大概许多常见词就不会是用男性代词来统称全部人,也不会在身份词上想当然的认为“局长等于男性”。

“不假思索地认为男性代词统称包含女性在内的全体毫无问题,在现代依然不需要谨慎考量”,这,就是性别歧视。

但“不到Mun非好汉”的性别倾向不但有可能歧视了女性,也有可能歧视了男性:“不到哪哪非好汉”在当今本身就存在着一种男性的倾向;强调航空等事业中男性的必要性和责任性,而非男女共同承担,无形加剧了男性背负的社会压力;在整个中,大家争吵的核心都在这一表述如何歧视了女性,却大都忽略了男性同样遭受了歧视,这一现象亦存在惯性思维中对男性的歧视。

在今年年中此事爆发之后,《坎巴拉太空计划》的官方汉化组成员曾去某论坛发帖阐述了此事的经过,网友们纷纷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以下全部来自“百合会论坛”,原贴主已将内容关闭)“不到长城非好汉”到底有没有性别歧视,我认为是有点的。

“好汉”,在中文语境中指的是男性,哪怕现在“女汉子”用的很流行,但本质上“女汉子”在一般用法里还是个带贬义的词。

《水浒传》对108人的正式称呼是“108将”,大家应该是受到《好汉歌》影响才习惯了“108好汉”的叫法。

按我的意见,“好汉”并不是歧视用语,但“不到Mun非好汉”有歧视的嫌疑,跟“好汉”是不是歧视用语没有直接关系。

个人认为要尽量采取回避的方式,例如可将“不到Mun非好汉”改成“不到Mun真遗憾”。

“好汉”这个词是否特指男性,我认为要结合文化背景、语境和主管理解三点一起判定。

因为“好汉”已经不是一个具有男性特质的词语,就像尊称女性为“先生”一样。

(注:例如杨绛先生)拿曾经是男性专有名词的词语套用在女性身上,证明地位没有因性别不同而有高低之分,自然就会产生两种理解,一种认为这是对女性的歧视和侮辱,毕竟这是一个“男性专用词”;另一种认为这是对女性的尊敬,认为这个词已经“去性别化”。

我个人的意见是,在这个问题上,文化其实大过性别问题。

因为在汉语语境中,不少性别偏见/性别固化/甚至性别歧视的用语,是被允许的。

是的,我知道很多人会跑过来说,这就是我们本地的方言啊,大家都这么用啊,“MMP”的意思就是“我靠”啊!

但这句话本身就含有对女性长辈的性羞辱,这不是用”现实、习俗、习惯之类的理由就能掩盖的。

这句话就跟我们的国骂一样,语言是不知不觉潜移默化固化性别偏见最有力的方式。

我相信汉化组绝非有意歧视女性,“不到长城非好汉”这句话的严重程度也比上面的骂人话要轻多了。

在怎样的语境下写出这首诗并不重要,”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中的“君”显然也不可能包含女性。

我们重视的应该是“当下“,”现在“ , 2017 年,一个汉化的游戏,一个讲述未来太空故事的游戏。

“不到 Mun 心不死”或者“不到 Mun 誓不休“,我不知道是否是更好的翻译,但这一定是更为中性的翻译.而“好汉”一词,很遗憾的,无论汉化组是有意还是无意,确实是把地球另一半性别给排除了。

不要说什么上纲上线、矫枉过正,所谓的“性别平等过头”其实从未存在过。

“过头”的意思其实是:曾经有些“约定俗成”可以自由表达偏见或者刻板印象的语汇受到了限制,仅此而已。

即使是我也会时不时有性别偏见的想法/言论(比如过海关时我会不目觉地认为“男海关官员比较和蔼”,出去吃饭偶尔会觉得“男服务员比较靠谱”)。

“不觉得有歧视”不代表歧视不存在,此外,一些看似歧视女性的做法,同时也歧视了男性。

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中,男性面临的性别歧视实际上不比女性少多少,可正是传统以男性为主导的社会环境使得男生们甚至都意识不到自己遭受了歧视。


以上是文章"

在最近《坎巴拉太空计划》1.3.1版的更新中,官方正式把“不到Mu

"的内容,欢迎阅读集优教育网的其它文章